林子祥:认识你迟着了四十年

2018-12-22 13:21

林子祥:认识你迟着了四十年



  开场还是那首撑起港乐巅峰时期串烧歌曲新高度的《十分十二寸》,声线一出,豪情万丈不减当年。回想起1985年的劲歌金曲颁奖现场,38岁的阿LAM在观众席楼上楼下飞奔,唱到《Monica》《爱情陷阱》和《酒干倘卖无》时,拉着座位上的张国荣、谭咏麟、苏芮一起唱嗨。那一年,谭咏麟意气风发、张国荣“为你钟情”,梅艳芳开始“百变”,现在找来这段视频,叹昔日不再,席间的哥哥、梅艳芳和罗文也都辞世,让人唏嘘。

  而正是追忆与深情,林子祥一直涌动着这个酷暑的广州的夜。古稀之年的阿LAM,用小时候最爱听的Bill Harley和Beatles,追忆了1950年代的香港,又从《在水中央》一直款款唱到《千亿个夜晚》,舞台上方的大屏幕,一边播放着他读书时代的黑白照,还有爷爷奶奶、父亲母亲的照片。

  气冲云霄的《十分十二寸》过后,《最爱是谁》和《似梦迷离》娓娓道来。祥情四十载,道不尽的是深情,尤以这两首最甚。旋律是最简单的和弦,配乐是最单纯的键盘,可是当你听到这位才高艺胆大的歌者,情深意笃地字字吐出那句“为何离开了,又愿能相随,为何能共对,又平淡似水”时,丝丝入扣的扎心之感,不是吉他低吟或清风拂萧可以带来,台上70岁的他,眼睛微闭,脸颊的肌肉因为运气而紧张,嘴唇微颤,饱满的声音和细腻的柔情丝毫未退,然而脸上却已写尽沧桑。

林子祥:认识你迟着了四十年

  《真的汉子》阳刚之气滚滚,歌词简单到动人,“做个真的汉子,承担起苦痛跟失意”;《我要走天涯》,童谣一样的节奏,本真得像大家拍掌而歌;《莫再悲》,“莫再悲莫再伤,遇到悲哀休夸张,谁亦要经风与浪,谁遇挫败不受伤”, 朴实却又字字在理,像长辈在饭桌上的安慰之言;《一只蚊》,“情如暗里一只蚊,夜静之中针我的心,默令我的心痕,绝没法可安枕…如何快快地转身,亦笔不开心里飞蚊”,把情比作蚊,伴奏还有女声不停念叨” mosquito mosquito”,这是阿Lam才有的诙谐幽默。而每一首又都朗朗上口,好像你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听到上句,下一句都会自动和出。

  他的歌,像一碗浓郁的牛腩面,劲道十足,功夫盖世却低调无华,但当你吃遍繁多花样后会发现,一碗牛腩面,才是正宗好粤味,可却又不是每个人都能熬得出这份情真意切的好汤头。

林子祥:认识你迟着了四十年

  2017年广州的舞台上,林子祥用当年金曲怀念故人:从不玩花哨,一首《男儿当自强》寥寥数字就让人热血沸腾的黄霑,“每一个晚上我将会远望”的林振强,情真意切问到“谁能明白我”的郑国江,还有连数字也能写得深情款款的潘源良。上世纪80年代的香港乐坛的熠熠生辉到如今,近四十年弹指一挥,还好有这些纯真到励志动人的老歌,似乎可以让人触摸到那个时代“香港精神”的烙印,它带着跳跃的温度,歌声一响,呼之欲出。

  流行传为经典,歌声直达记忆。当大家在台下轻轻跟着唱《分分钟需要你》时,台上的阿LAM竟潸然下泪,因为他没有想到,广州歌迷唱他的这些老歌,竟然比香港歌迷还唱得好。

林子祥:认识你迟着了四十年

林子祥:认识你迟着了四十年

  如今会唱林子祥的人已经不多,当晚的听众,大部分都上了年纪。灰白头发杵着拐杖的阿婆,穿着真丝衬衫吹了头发的阿姨,和已经有些秃顶戴着金边眼镜的阿叔,占了多数,当然还有一些像我这样,描着流行色号口红的80后,寥寥坐在中间。大家从20公里以外的广州市区赶来,身上似乎都还残留着午市饭桌上肠粉和叉烧包的味道,就这样充满烟火气的,来听一场老朋友的演唱会,跟着他一起唱他想唱的歌,那些很多年没有再在街角听过的歌,但是前奏一响,歌词竟然还是能神奇地记起来。

  演唱会结束时,他说,感谢大家,感谢那些带儿子来听我歌,还有带孙子来听我的歌的人。听到此线后很少有人知道林子祥,知道他的年轻人,大多是看了2016年4月份的一期《我是歌手》,里面林子祥助阵李克勤,唱了《阿Lam日记》和《数字人生》。那句“30624700”一出来,多少的成天听着自怨自艾的民谣和小情歌的小青年们,才拍着大腿叫道“原来歌可以这么唱!”, 等到上网搜索完“林子祥”三个字和他的经典曲目之后,才会发现四大天王之前,还有一个说不尽唱不老的阿Lam,才艺双绝,激昂刚烈又柔情似水,唱出了香港的四十年。才会发现原来香港歌坛巅峰时代,还有太多没有听过的歌,只能感慨,认识你,迟着了四十年。